吞噬手指的“啤机”——重庆籍民工深圳致残调

作者: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0-06-09 04:13

  在深圳市负责鉴定工伤的7个法医室,记者获得了近年鉴定的工伤情况:除外来民工因工伤致残“私了”者外,每年申请鉴定的致残民工逾万名,其中90%以上都是断指、断掌或断臂;工伤死亡人数上百人,即平均每天有30余人致残,每4天半有1人死亡。

  住在重庆律师周立太住所里的几十名重庆打工致残青年中,一提到工厂的“啤机”,无不谈虎色变。

  据了解,深圳市目前的万余家工业企业,绝大多数集中在关外的龙岗、保安两个区,产品以塑料玩具、鞋类等为主,而工伤事故大多发生在两区新建的一批来样、来料、来件加工及补偿贸易的“三来一补”企业和个体私营企业。

  “啤机”又称之为注塑机,是一种生产塑料件的压模机床。使用这种机器压模时,上下两块厚铁墩子一开,要由工人用手将压好的工件取出来,紧接着又要再放入原料,机器一合,又开始压下一个。在这一开一合之间,留给工人的只有短短几秒钟。

  来到深圳龙岗镇同乐村的一家名为“昭隆五金塑胶厂”的港资企业,记者见到了这种“啤机”。在这里的工人每天上班12个小时,工人的手每天在机器里伸缩多达3000次以上。日复一日中,只要操作者稍有闪失,压力为40—500吨不等的“啤机”,就会“吃”掉人的手指或臂。

  据调查,在深圳龙岗等地工厂使用的“啤机”,有相当部分是港台地区以及日本淘汰的陈旧设备。即便有的机床原本安装有安全防护罩,可为了减少工件成型的时间,提高生产速度,一些老板竟将其拆除了。

  在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的当今,深圳许多中小型企业,特别是一些未经登记的“黑工厂”,为了追求最大经济效益,经常延长员工上班时间,加之深圳的工伤保险全由专门机构——社会保险局统管;用人单位缴纳一定数额的保险费后,员工伤残费则由社保局统一支付,故企业根本不顾员工安全;致使工伤事故接连不断发生。新婚燕尔的打工妹陈秋花,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的牺牲品。

  ——1999年3月,陈秋花和小姑子一道从老家农村来到深圳市龙华镇鹏发五金厂打工。4月中旬,陈秋花感到身体不适,常常呕吐、恶心、茶饭不思;加之一连数日的加班加点,陈秋花感到晕眩,神志恍惚。18日晚12时许,陈秋花晕倒在机床上,右手被机器轧成了肉浆?

  〉瘸虑锘ù踊杳灾兴招压词保⑾肿约荷倭艘恢皇郑⒖掏吹迷呜使ァ虑锘ㄉ丝诟沼希Х礁读俗≡悍丫腿盟鲈海卑阉夤土恕3乱蟪Х脚獬ィХ骄懿淮鹩ΑU飧瞿杲觯玻袄此甑娜跖恿髀湓谏钲诮滞罚蟾嫖廾拧?

  此外,劳动等部门对企业安全生产监管不力,雇佣劳工没有进行必要的岗前培训,也是造成工伤事故屡发的重要原因。刚满16岁的开县关面乡农民李久平,两年前随指腹为婚的岳父闯荡深圳时,连领取身份证的资格都没有。李为了进厂打工,冒用他人身份证,进了龙岗区一家港资企业,厂方对此也予以默许。

  工厂生产的是塑料玩具,实行的是计件制,也无需什么岗前培训。李第一天上班就从早上8时干到晚上11时,中间仅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在“啤机”上重复操作4000多次。到了第四天下午,李的右手就被机器“吃”掉了,伤残鉴定为5级。李在深圳打了两年多官司,工伤赔偿金却越赔越少。

  由于近年深圳断手、断臂的打工者越来越多,在龙岗等地的一些大小医院,竟设立起了专治断手的手外科。特派深圳记者李明刚


赢德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