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伸出手捐出一元钱(组图)

作者: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3-11 10:28

  她几乎可以喊出医院所有老人的名字,也知道每个老人的喜好。十多年来,她呵护关爱了一批又一批走近人生终点的老人。松堂关怀医院53岁护士长袁捷的故事令很多人动容。她说,松堂关怀医院长年住着300多位病人,其中不少是年逾古稀患有疾病又处于临终期的老人,她和几十名护理员们的工作,就是要让这些老人们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能活得舒服安详,即便离去也是有尊严的。

  如今,由于身体、年龄方面的原因,已经有了退休打算的袁捷还有最后的一个心愿:希望大家一人捐一元钱,为住在120间病房里的老人们募集120台电视,让老人们不再孤独。

  众所周知,松堂关怀医院是中国第一家从事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它建于1987年,医院现有床位300张。建院25年来,共收治、关怀临终病人超过2万。松堂医院入住的患者平均年龄为82岁,疾病以心脑血管疾病、肿瘤为主,大部分患者疾病已被大医院定性,医疗手段基本于事无补,生命不可逆转。

  穿上白大褂,戴好护士帽,挂上口罩,拿起小本,袁捷快步上楼,开始逐间查房……昨天上午8点,记者来探访时,袁捷已经早早来到了医院。“今天是元宵节。一会儿会有很多志愿者过来探望老人。”

  “一天至少想她八遍,每天就盼着她过来查病房。”由于年轻时的一次意外,已经瘫痪在床50多年的张大妈说,自己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听到袁捷的声音。

  被大家称作“花花”的老人60多岁,7岁时因病成了智障。每次查房,袁捷都会聊起她喜欢的话题:“花花,孩子生下来了么?”花花便回答,生下来了,男女都有。

  “每个老人都是一本书,有很多故事。能唤起老人的一点回忆,就能激活老人的大脑神经,延缓老人的思维迟钝。这是老人的快乐,也是我的快乐。”袁捷谈到老人时总是滔滔不绝,她说,对待老人要投其所好。

  在松堂,几乎每天都有老人因病离世,在这里工作的十多年来,袁捷亲手送走的老人就有六千多人。中国有句老话:寿则多辱。有人说,人生到了最后时刻,尊严是个经常被忽略的东西。如何给这些生命垂危的老人以最后的尊严和温暖,不让他们带着遗憾离开,是袁捷始终思考的问题。

  袁捷曾经去接一位病入膏肓的老人入院。老人自己的3套房子都被子女们租给了别人。而老人自己则住在通风差的地下室里,屋里脏臭不堪。临走时,老人从墙上拿下来一串珠子坚持要送给袁捷,其实,这串珠子上面鼻涕黏痰都有,但袁捷没有摘下来。“我觉得这是老人的一片心,所以当时就高兴地戴在腕子上。”

  到了松堂,袁捷和护理员从上到下为老人梳洗干净。第二天,袁捷去病房给老人理发。第三天凌晨,老人辞世。袁捷觉得,虽然只有3天,但老人是体面地走的。

  “我希望一人捐一块钱,献一份爱心,帮助老人能看上电视。”袁捷说,曾有一位女企业家来松堂做志愿服务时说,“袁护,您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帮您来完成。您拉单子。”

  但是袁捷回答她:“我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其实,在吃的、用的东西上老人并不缺。我就是特别想让老人看上电视。”“您说吧!多少病房?我来帮您完成。”“那倒不需要。如果您愿意奉献爱心,捐一块钱就可以了。”袁捷的“固执”让这名女企业家有些不能理解。

  袁捷说,让老人看上电视这件事,如果她当时答应了对方提出的帮助,可能要比现在简单多了。但是,她却认为“您再有钱,我不要您这么多钱;再穷的人,也有献爱心的平台。您要完成,是一个企业的事情,不是我的衷心意思。一元钱一份爱。老人是社会的事,是大家的事。”

  袁捷说,她做过统计,根据病房大小配置38寸至46寸不同型号的电视机,平均每台3千元,总计需要36万元。按照一人一元一份爱心计算,那么,就需要36万名志愿者、爱心人士的共同努力。

  “春节前,一批学生志愿者来医院探望老人,她们听说了我的想法,一致拍手叫好,说袁护,我们帮您。后来我听说她们还专门印制了宣传单,到超市、卖场外散发,呼呼大家奉献爱心。当时很多人看到后都捐出了一元钱。”袁捷说,现在医院账号上到账的捐款已经能完成三四台电视机的目标了,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加入到这支爱心队伍中,让松堂的老人尽早看上电视。

  离别总是令人心痛。越是这种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袁捷就越是希望老人能在最后的日子过得愉快、不孤单。

  前不久,住在医院89岁的郎爷爷告别了人世。生前,他与袁捷成了“忘年交”,不忙的时候,袁捷陪着他做游戏,帮助老人恢复智力。袁捷说,郎爷爷是北大的一名老教授,近年脑子开始糊涂,被送进了医院。“他似乎明白,又似乎糊涂。在最后的那些日子,他总是要见我,最多的时候一天找我8趟。他走的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站在我面前跟我要白洋淀的咸鸭蛋。”

  记者看到,在松堂,这里一共有300多张病床,120多间病房。透过窗户看进去,绝大多数病房里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有的静静看着窗外,有的自言自语,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生活。每间房门边都贴着他们的清醒程度:是否能交流、是否有意识。所以,在袁捷的兜里每天都揣着两件东西:一个小本子和一个小相机。病人有什么要求她一一记下。“老人不多的心愿总要想办法满足。”

  “很多外国记者来采访的时候,都说松堂的硬件肯定比不了国外;但是人文环境,松堂是做的最好的。”袁捷说,这里面离不开志愿者、护理员们的奉献和付出。但是,志愿者并不是时时都在医院,一名护理员要同时照顾六七位老人,他们不在或者忙碌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老人其实非常孤单。


赢德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