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挑大梁当总经理 这位创二代说:“父母是接

作者:赢德体育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1-04 18:37

  原标题:26岁挑大梁当总经理,这位创二代说:“父母是接班最大的助力 也是最大阻碍”

  “这是今年我们新建的研发室,这是我们准备在英德投建的智能化工厂”……在广州市亚华印刷厂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亚华),27岁的陈广带着记者穿梭于几栋厂房里。

  斯文的陈广看着仍像是一个刚出校园不久的大学生,但他的阅历却已远超同龄人,进入企业接班3年来,他经历过高管集体离职风波,也扛过疫情的大考,独挑大梁成为了亚华这家老牌印刷厂的总经理,并带着传统家族企业朝现代化、智能化、品牌化的方向迈进。

  而变革的每一步几乎都与父母因经营理念、管理方式的差异吵过架、拉过锯,陈广直言不讳:“父母是我接班最大的助力,也是最大的阻碍。”但他同时也觉得,这是所有的二代都要修炼的一门“功课”,两代人总是在相互妥协和各自坚守中,实现发展创新的动态平衡。

  “我很清楚我回来要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局面。”2017年年底,陈广从深圳一家私募公司回到亚华印刷,迎战一场“疾风骤雨”。

  上世纪90年代,陈广的父亲陈志刚和母亲陈清枚从湖南永州来到广州创业,在一个40平方米的地方,以一台小六开印刷机做起了印刷生产。1997年,广州亚华印刷有限公司正式成立,2015年,公司搬迁到了白云区一片15000平方米的厂房上,实现了家庭小作坊到大工厂的蜕变。

  然后,繁盛下自有隐忧。随着公司规模增长,人员扩张。原本粗放、集权、一言堂的作坊式企业管理体制已经不适用了。一方面,职业经理人要求享有更多职权、薪酬和红利,另一方面,作为工厂的所有者,陈广的父母则对职业经理人寄予了过高的业绩期待。双方在业绩目标和利益分配方案上无法达成共识,矛盾日益增长,一触即发。

  “我父母很想让企业稳定经营下去,却不懂如何去管理手下这批人。明知道底下的管理层存在抱团等各种问题,但又不知道怎么处理。”

  虽然身处深圳,陈广已经陆续从父母及公司的高管那边接收了企业经营出现危机的负面消息。管理层随时要“出走”的风险和父母“有心无力”的感慨,让陈广辗转反侧。

  出生于1992年的陈广从小就是一个独立有主见的孩子。小时候,父母在广州创业,他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高中毕业后,他前往美国留学,修读金融学,直到大学毕业。2017年3月回国,对管理印刷厂兴趣不大的他,直接跑到深圳去做私募投资,但感受到看似平静的家族企业底下的暗潮涌动,让陈广意识到,回来接班也许不是自己的兴趣,却是自己该扛起的责任。2017年年底,下定决心的陈广辞职回家,从总经理助理开启了自己的接班生活。

  陈广的判断没有错。回来3个月后,亚华印刷厂果然出现了一次人事“大风波”,先是总经理离职了,接着厂长、设计主管、印刷主管、包装主管相继离开……

  压力,前所未有。在父母的授权下,陈广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面试招聘,紧急组建了一支管理队伍。

  而关键的总经理一职还空着,陈广找到了父母开门见山,“我想来当这个总经理。”

  “我父母一开始不同意,他们觉得一个刚毕业的小孩懂什么,觉得我应该再锻炼两三年,去车间先搬下纸,跟下机器,先熟悉下业务再说。”但陈广很坚持,他说服父母,“这时候你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交给别人做还不如交给我做。”

  “我跟父母要职权,他们跟我要业绩。”多方磨合下,父母让步,但也提出了条件。陈广的父母给他定下了业绩一年增长30%-40%的KPI。

  坐上了这个位置,也就扛起了这份责任。对印刷业所知甚少的陈广凭着一股韧性开始自学,他走遍了全国各地的同行,一家家去参观学习,一有空,就跑到车间,观察技术人员的操作流程,跟技术师傅讨论异常、技术、工艺,经常谈到凌晨两三点。

  幸运的是,2018年,印刷业赶上了社交经济爆发的热潮,微商兴起,日用品、化妆品热卖,对于包装盒的需求也与日俱增。陈广带着团队谈下了一个大单。

  大单谈下来了,但走了那么多人,产能如何跟上,质量如何保障?成了陈广面前最大的拦路虎。“每天都在焦头烂额的协调生产,各个端口都在不停催单,催到我也没有脾气了。”

  熬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缓过劲来的陈广开始考虑,怎么运用自己的所长,将工厂的效能提升到最佳状态。

  他开始着手考虑调整薪酬方案和生产方案,通过借鉴同行经验,运用自己的数据知识,结合企业实际,陈广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超产方案和激励方案,大大地提升了工厂效率。2018年,在前期管理人员“大换血”的情况下,工厂仍然实现了超产,陈广也顺利完成了父母的KPI。

  亚华印刷厂如今是合生元、袋鼠妈妈、娇兰佳人等一批知名企业的包装供货商。在业内积攒的口碑也使得亚华不断拓展客户群体,2020年新冠疫情初期,印刷企业普遍面临停工停产,这时,一个主动找上门的订单,成为了亚华稳住业绩的重要力量。

  “正月初三,我们接到了核酸试剂盒厂家万孚生物的电话,要求我们为他供应包装盒。”还在老家过年的陈广二话不说,驱车回到广州。当时各地封村封路,陈广开着自己的车,沿途从佛山、清远、东莞等地接来了员工,带着队伍投身到这场全民战疫中。

  “今年受疫情影响,但我们的业务量还是保持了10%左右的增长。”而这份成绩的取得,除了有上述大客户的加持,陈广更多将其归结于企业战略的正确规划。

  2018年,印刷行业一片火热,资本蜂拥而入。很多大厂都加大投资力度,引入杠杆、斥重金购买机器,扩大产能。“行业竞争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反而引起了我的警惕,2019年,我给企业定下了去杠杆、去负债、整体求稳的战略。”

  以退为进,2019年,在陈广的坚持下,亚华印刷厂没有继续扩张,而是把精力花在了优化内部流程,明确职责分工、提升管理效率等方面,由内向外来提升工厂效能。

  这种策略在疫情之际,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疫情初期,整个行业都停滞了,对于那些负债率高,扩张步伐大的企业来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我们没有这些资本包袱,压力不大,很多企业变相裁减人工、节约开支,但我们发展就很稳健。”

  “2018年是跟父母吵架的一年,现在偶尔也会吵,有时候都把我气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陈广笑着剖析父母的“矛盾”心态,“他们希望我有所创新,但他们内心又害怕改变,害怕承担风险。”

  “他们求稳,我求快。”最近一次矛盾爆发就在不久前。陈广希望推动公司往品牌化的方向发展,打响知名度,于是跟父母商量,要带着亚华在今年7月的美博会上高调亮相,计划拿下一个面积70多平方米的展位。“原本她答应的好好的,展位设计、布展、人员我也都安排妥了,临到批预算的时候,我妈一听要花这么多钱,心疼了,要我把展位面积减半。”

  因为这件分歧,双方爆发了争吵,委屈的陈广撂下气话——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去筹备。 “亚华20多年都没有参加过展会,我妈妈自己也搞不定,最终还是妥协,按照我的方案来执行。”

  而在展会上的第一次高调亮相,让这家低调的老牌印刷厂一下子成为了焦点。很多大大小小的客户都对亚华有了新的认知,找上门来合作。事后复盘,母亲很开心地跟他说,以后展会,每年都参加!

  “其实在接班的过程中,父母是我最大的助力,因为他们是你最可以信任的人,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要把企业做好。但他们也可能是你最大的阻碍,每次你要做什么改变的时候,他们出于担心或者其他考虑,总是有意无意会设置障碍。”陈广说道。

  “二代接班需要一代更多的信任。”但陈广内心也明白,信任的建立都是要靠能力说话的。而他渐渐感觉到,今年以来,父母对于他的“干涉”已经越来越宽松了,“今年我组建了研发室、买了机器设备,也投了一些项目,花了不少钱,我父母也没有像前两年卡得那么紧,他们看到了我的成绩,也就越来越愿意相信我了。”

  进入企业三年来,陈广对于自己的方向也越来越明确,“我希望实现我父母想做而又做不了的事情。”

  如今,这个目标正在稳步推进中,工厂的管理流程日益明晰,品牌客户占比提升,在英德投产的智能化工厂也将于明年建成,随着这家成立了20多年的传统印刷厂面貌焕然一新,陈广霸气地给父母提出了建议,“以后公司的主要会议都可以放手让我来开了,以后我来管理企业,你们管理我就可以了。”

  “陈广对于市场的判断、做事的格局都很不错,可他毕竟才入行两三年,我们一下子交棒肯定不放心,还是要考察。”看着儿子接班后将公司一手打造得越来越现代化,当年拿着150元从湖南老家来广州闯世界的陈清枚又自豪又有些担心。她坦言,儿子接班至今,帮助公司渡过一个个难关,“我也从很不放心到慢慢放手,可是百分之百交接还需要时间考验。”

  羊城晚报:很多创二代接班,都是从基层做起,为什么陈广接班直接就做总经理呢?

  陈清枚:一开始陈广从国外学成回来后,是在深圳做他喜欢的金融。当时,他父亲很希望他回来公司。我就想我们的企业也不算太大,陈广也并不是很愿意接手,如果让他从基层做起的话,本来好不容易把他拉回来,他要是不干了,还是得不偿失,不如给他直接当总经理,也是一种历练。

  陈清枚:陈广毕竟进入这个行业才两三年,我们对这个企业的感情很深厚,总是担心全部交棒,孩子到底能不能把它做好。这种心情是人之常情,我们的出发点也是为了企业能够向好发展,不要出问题。陈广作为年轻人,有时候一步跨得太快,我们要把他拉回来一点,不要这么快。


赢德体育官方网站